中文|English
热线电话:
您的位置:首页 > 德育之窗

爱因斯坦和钱学森之问

[作者:葛春香 转贴自:本站 点击数:350 更新时间:2018-05-11 文章录入:admin]


 “教育应该使所提供的东西让学生作为一种宝贵的礼物来接受,而不是作为一种艰苦的任务要他去负担。”

 “只有在自由的社会中,人才能有所发明,并创造出文化价值,使现代人生活的有意义。”

 刚刚读过爱因斯坦这两句话,我想起了令中央领导震惊,并且全国流行的那个钱学森之问:

 “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?”

 一位西方的,一位是中国的,同样是伟大的科学家,说的话都有非同寻常的意义。然而仔细分析,可以发现一些不同。

 爱因斯坦认为,教育更注重于人的快乐接受,注重于教育对人的生活的意义,在他眼里,教育更侧重于“育”,侧重于人的心灵。教育的终极目的,是服务于生活。乍看好像站位很低,实际上应该道出了教育的真谛。

 钱学森之问,像是站位很高,站在民族的国家的立场上,实际上他依然把教育看做精英教育,好像如果出了个诺贝尔奖之类的,中国的教育就成功了。

 这实际上是诺贝尔情结或者类似情结在作怪。中国出一个诺贝尔奖,出几个大师级人物,未必全民素质就提高了。比如说田径,中国出了个朱建华,出了个刘翔,好像中国人的体育素质就搞上去了。这种精英,实际上更多的是符号意义,象征意义,代表不了全民素质。中国金牌奥运第一了,可中国中学生的体质却在连年下降,1979年至2005年,我国已开展6次大规模的学生体质健康调研,结果显示20年来学生体质健康状况呈持续下降趋势,连评价指标都逐年下降――以男生50米跑为例,1989年的及格标准是7.1秒,2007年的及格最低线为8.1秒至8.4

 精英实在代表不了全民。

 过分强调精英,实际上可能是自卑心理在作怪——有了精英,我们的腰杆就直了,不管自己身体孱弱与否,反正我们比你强了。越是弱小的人,敏感的人,越要找出自己的一个强项和别人比,总要找一项来战胜对方,找不到就自寻烦恼,这不是阿Q精神吗?

 真正的自信者,真正的博大胸怀眼光未必紧紧盯着一两个所谓代表性的精英。

 爱因斯坦可曾有过这样的担心?全世界多少个没有诺贝尔奖的国家?多少得不了奥运金牌的国家?他们整天痛苦的没法活吗?

 话说回来,我们不是没有出过大师级的人物,可是我们未必珍惜,老舍不是跳湖了吗?实际上,有多少大师级的人物,建国后根本就没有有意义的作品呢?多少大师级的人物文革中遭受迫害呢?就连鲁迅,也早就遭受冷落甚至遭到皮非议呢。这原因在于教育吗?其实,教育被行政的绳索紧紧勒住,根本没有自由的呼吸。在教育界,领导不自由,教师不自由,学生更是不自由。中国的教育只会出产品,学生是产品,只能以分数来衡量,教师是产品,也以分数来衡量,或者加上一点论文,或者课题,于是,“六亿神州尽论文”,或者“六亿神州尽课题”,而这一切,到底多少真正有意义?可是,它们却是衡量一切的标准,对谁也不可或缺。

 钱学森之问啊,真的不应该问中国的教育,若非得问,应该问一问学生的书包有多重,学生或者教师的心灵枷锁有多沉,或者学校普及教育的效果,是不是还在讲求“一个都不能少”的量化精神。

 回首若干年前爱因斯坦说过的话,再看看钱学森之问,以及对钱学森之问的追捧,我们那皱起的眉头实在有些太孩子气,或者是装出来的责任感。我们不说钱学森,他毕竟已经离开这个世界,我们真的应该考虑一下,我们的教育让学生快乐接受了吗?我们的教师有自由的创新空间吗?甚至我们整个社会都给教育一个合理的要求,一个合理的位置了吗?

 为什么如今教育就那么举步维艰!

网友评论
发表评论
名字  
内容  
验证码  
看不清?点击更换